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登录   注册
首页 > 行业资讯 > 正文
死亡潮、CES遇冷,VR行业是一场由华强北主导的大跃进?
2017-01-12 | 发布者:lucas | 查看:237 | 评论: 0 | 文章来源:新京报即时新闻
摘要: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被爆出已经倒闭的VR/AR创业公司已经有近十家,既包括硬件研发型的公司,也有内容服务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据SuperData Research研究公司的报告显示,到2016年年底,Oculus Rift的预计销量将达到35万台,HTCVive的销量为42万台,谷歌Daydream设备销量45万台,而索尼PlayStation VR的表现最好,累计销量将达到260万台。
    除了索尼PS VR,其余的销量都不如预期,全球VR零售似乎进入一个迟滞的阶段。而中国,据GFK在年底发布的报告显示,在2016年VR硬件整体销售额达到6.5亿元,较2015年的1.5亿元增长3倍多,月平均销售设备量达382000台。这个数据已经超过了Oculus Rift一年的销售量。
    有人把今年称为“VR”元年,不过当资本的潮水退出去时,看到这不过是一场由资本策划,创业公司和华强北主演的大跃进。
  遭遇寒冬的VR/AR公司有哪些?
    从Oculus、HTC Vive发端的VR浪潮在两年内席卷了全世界,从硬件到配件,从内容到服务,一个看似完整的生态链正在逐步搭建起来。
    然而从年中开始,资本寒冬在VR行业中的影响越来越大。一些本已谈好的投资迟迟不到账,更别说拿一个Demo和几张PPT去骗钱了,一些在风停之前还没学会飞的VR公司就这样一头摔在了地上。
但被寒风吹过的不仅仅是VR,更被资本看好的AR过的也并不好。2016年12月22日,有媒体发长文称又一家国内较为知名的AR企业——奥图科技已经倒闭,其产品“酷镜”远未达到预计的售卖目标。后经证实,奥图科技并未走到倒闭的地步,但其创始人兼CEO叶晨光在与寻找中国创客记者的对话中承认,公司虽未倒闭,但是正在经历一个艰难的阶段:“市场不好大家都知道”,裁员也成了创业公司节衣缩食度过寒冬的手段之一。
    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被爆出已经倒闭的VR/AR创业公司已经有近十家,既包括硬件研发型的公司,也有内容服务公司。
  Skully
    2013年创立于美国旧金山。公司产品为智能AR摩托车头盔Skully AR-1,头盔上装有HUD平视显示器、GPS导航仪、后视相机,众筹价1499美元,众筹用户超过3000人。该项目曾是Indiegogo的众筹明星,投资者包括Intel、Riverwood、EastLink等,两轮融资总额共1500美元。2016年8月7日宣布倒闭,众筹用户既拿不到产品也得不到补偿。
  众景视界
    2014年成立于北京。产品为AR运动智能眼镜AlfaReal AR,众筹价2999元。该项目共计获得3500万人民币的投资,投资机构包括清华控股、紫光股份、达晨创投等多家机构。2016年10月11日公司宣布倒闭,拖欠员工工资及报销款200多万元。
  暴风魔镜
    暴风影音旗下硬件产品。两年共计完成超过2.4亿人民币的投资。2016年10月21日调整结构,裁员将近一半。12月20日暴风魔镜发布了两款新品。
  奥图科技
    奥图科技成立于2013年,旗下已经售卖的产品为酷镜一款类似于谷歌眼镜的AR产品,价格为2999元。今年10月,奥图科技宣布获得A+轮融资,共两千万元,投资方为奋达科技与华众资本。叶晨光表示,华众资本目前已到账500万元,奋达科技方面的投资则还未完成。叶晨光在接受采访时称,目前大部分员工已经离职,公司只有十几人。
  米多娱乐
    米多娱乐成立于2015年8月,为明星制作MV、推广视频等VR互动营销内容,曾VR直播鹿晗演唱会,制作VR版《我是歌手》等节目。2015年11月获2000万融资,2016年10月曝出欠薪裁员消息。
  Vrideo
    2014年成立于美国洛杉矶,是一个VR内容、视频的聚合平台。2015年融资200万美元,投资者包括

Betaworks和Lerer Hippeau Ventures。2016年11月22日网站宣布停止运营。
  VR市场乱象——资本市场和消费者市场力量不足
    奥图科技CEO叶晨光把当下的裁员躲寒冬很大一部分的责任归结于“市场不好”。不光是消费者市场不好,VR/AR在资本市场也不如原先那样吃香了。
    据i黑马在2016年3月发布的报告,尽管VR在媒体和二级市场炒得很热,但大多风险投资机构却慎于出手,以观望居多。财务投资人主要以天使轮和Pre-A轮投资居多,真正出手投A、B轮的较少。
    VR/AR领域技术上难以克服的问题是阻碍投资人继续投资的原因之一。VR最早是由Oculus引领的,然而两年过去了,Oculus还是VR行业的领头羊,并未有更新的产品超越。VR眼镜目前存在的眩晕症、屏幕清晰度、卡顿等需要硬件生产方解决的问题,也并未解决。后继一波一波的VR公司,尤其是中国的VR公司,无法在技术上媲美,只能不断降低自身价格,拼一些可有可无的“参数”。
    VR体验不好,就很难形成人们日常生活必备的一部分。就像是3D电影流行之后,有很多家庭电视都号称可以播放3D电影,还附送专门的3D眼镜,但实际上,这个功能并未成为人们看电影的首选。在视频应用方面,VR目前正在走3D视频的老路子。
    VR设备在游戏领域的玩家似乎要比看视频的更忠诚,但VR游戏要真的玩起来,不仅对VR眼镜的配置要求高,还需要高性能的电脑,有足够的开阔空间,这两点在中国家庭里几乎很难实现。
    正是基于对家庭购买力和现实情况的考虑,很多公司从最初的C端转向B端市场。英雄互娱在电竞市场已经很成熟,在VR兴起时,他们也瞄准了这个契机,将VR融入电竞。英雄互娱总裁吴旦曾表示,英雄互娱想把VR做成游戏厅的类型,而不是进入家庭。与其合作的美国VR外设公司Virtuix也将自己旗下的Omni跑步机从C端市场上撤回,全部投放到英雄互娱的线下体验店或者打包出售给其他的B端服务提供商,以获得更高的收入和使用率。
  破局——大家都在等风来
    奥图科技带着“酷镜”参加了2017年位于拉斯维加斯的CES展,CEO叶晨光还抽空拜访了Magic Leap——一家一直存在在“传说”中的AR公司。裁掉大部分员工之后,奥图科技还在往前走。叶晨光在采访中对寻找中国创客的记者表示,前期未到账的款项在陆续打进来,公司也找到了以色列AR眼镜厂商Lumus进行技术合作。
    谈及今年的市场,叶晨光认为,AR并未到一个市场的爆发点,“VR可能会好一些”。但是从今年CES展上来看,VR虽然在数量上超过了去年,却不如去年的人气高。Oculus、HTC和索尼都在去年的CES上推出了新品,而今年只有HTC发布了两个配件,看不到丝毫诚意。AR方面,微软的Hololens没有参展,Magic Leap还没有产品出来。
    在技术上,芯片公司英特尔和高通都拿出了基于自己最先进技术的头显。英特尔想通过Alloy MR应用他们最新的处理器和RealSense技术,高通也将新推出的骁龙835应用到了对VR/AR的支持上,不仅支持谷歌DayDream平台和微软的Holographic平台,还增加了对3D图像的处理和色彩的提升。
    还有一些厂商拿出了无线解决方案、空间定位、眼球追踪方案等,国内厂商联想、华硕也都推出了VR头显或是支持VR的手机,但是没有多少亮点。相比去年CES上VR的一片火热,今年的关注度明显已经转移到AI和无人驾驶上了。
    大牌遇冷,无名厂商涌入,价格低廉的VR产品充斥着消费者市场,让人想起了1983年发生在美国的“雅达利冲击”。当年雅达利公司对第三方游戏开发商游戏管理不严,导致市场上出现了许多垃圾游戏。这些同质化垃圾游戏让美国玩家彻底失去信心,并最终导致了1982年圣诞节的市场大崩溃。自此之后的四年,美国再无人敢谈及游戏行业,本土游戏机市场彻底消失,直到微软推出Xbox。
    现在市场中的VR乱象似乎是重蹈覆辙。大牌VR头显售价昂贵,华强北靠价格和数量撑起了一片天,却很难给用户带来像样的体验。用户不买账,资本难以支撑,或许会导致技术研发上的乏力。
    VR是否能从虚拟走进现实,还是要有多方面的突破。



表个态吧:



  • 0

  • 0

  • 0

  • 0

  • 0

  • 0

  • 1

  • 1


0 条评论
登录才可评论。        
【登录】

友情链接



交点网 ©2016    北京栩如光科技有限公司   版权所有   京ICP备16034704号-1
交点网网致力打造中国第一虚拟现实用户交互平台

展开
×

参加教程活动

×

优惠购票